上浮现一丝笑容,然后走到床边,两眼一闭,倒

时间:2018-07-09 16:55    阅读: 次   
 
 
    在这几十米内,他有一种近乎主宰的感觉。
 
    陈轩睁开双眸,芒光爆闪,比天星还要明亮,下一秒,芒光敛去,恢复正常。
 
    他激动万分,走出石穴,长长舒了一口气,仰天长啸。
 
    他搓手成刀,斩向一块磨盘大的石头。
 
    “咔!”
 
    大石头一分为二,硬生生被手刀斩断,切面平整。
 
    他只随意用了五成力量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。
 
    楚梦梵和舞月落香正坐在凉棚下,喝着果汁。
 
    桌面上摆满了几个金银盘子,上面是不同的菜肴,有烧烤的野兔肉,炝炒的野菜,清蒸的海鱼……
 
    楚梦梵看看天色,说道:“陈轩今天怎么还不回来,菜都凉了。”"
 
正文 第368章 无拘无束
 
    舞月落香笑道:“再等等吧,可能马上就回来了,雷暴过去也没很久,现在最多比昨天晚一个多小时,你就开始想他了?蜜月期就是不一样哦。”
 
    楚梦梵见落香取笑,也嗤嗤一笑道:“你们才是蜜月呢?今天你不是还特意做了几样精细的菜,等他回来品尝呢。”
 
    舞月落香轻声叹气道:“哪里会精细呢,我们除了盐巴和香料外,别的调料都没有。不过,这倒是让我想起小时候,那时候家里穷,主要的调料也是只有盐巴,因为我奶奶要节省钱供我读书。”
 
    楚梦梵已知道,从小跟着她奶奶长大,感情很深,每每想起奶奶,落香都会伤感。
 
    楚梦梵不知道的是,舞月落香常提起的奶奶,不是她亲奶奶,她因某种原因,从小被寄养在北海道乡下一个贫困老妇人家里,十三岁才被接回父母身边,也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王族公主,但她想念呆在奶奶身边的美好和轻松,心中责怪父母抛下她十三年,相认后又给她太多压力,因此她与亲身父母相处并不好。
 
    善解人意的楚梦梵,转移话题:“我现在觉得,读书最无聊,我的一个个老师古板得要死,无休止的作业、考试和测验,我那时候被压得都快喘不过气。可是那时候也最单纯,除了学习,其它都不用去想。”
 
    舞月落香是聪慧的女子,当然也知道楚梦梵的好意,也就顺着这个话题,聊起读书时的那段时光。
 
    “是啊,那是个单纯的年代……听说陈轩这家伙,居然在华夏做了中学生,他是堂堂的假面猎王耶,不知道他会怎样?以他狂傲不羁的随性,经常会被古板的老师教训吧?他跟同学相处怎样?”舞月落香好奇的问道。
 
    楚梦梵闻言,脑海中浮现起,陈轩被同学陷害,他把男学生踢入大瀑布,又打了几个女生屁股的情景,她乐得大笑起来,脸上像开了花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好奇的追问原因。
 
    楚梦梵告诉她,陈轩在圣桥中学,用的那些怪招和轶事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马上也笑弯了腰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天色渐晚。
 
    陈轩朝着山下,吹了个响亮的口哨。
 
    这是他招呼大黑的方式。
 
    不一会儿。
 
    大黑如一道黑色闪电般,闪奔到陈轩身旁。
 
    陈轩提起力气,翻身趴在大黑背上,说了一声:“回去。”
 
    大黑听了陈轩的指令,快速往万花谷方向蹿去。
 
    陈轩回到万花谷,见到楚梦梵和舞月落香两老婆,心里一松,脸上浮现一丝笑容,然后走到床边,两眼一闭,倒头便睡。
 
    今天对抗和吞噬了一条闪电,又突破到内劲圆满,体力几乎耗尽,疲困在所难免。
 
    见此情形,楚梦梵觉得不对劲,来到陈轩身边推了推,陈轩没有反应,顿时惊慌焦急,眼中蒙上一层雾气。
 
    舞月落香较为冷静,她探了一下陈轩的鼻息和脉搏,安慰楚梦梵道:“小梵,他没事,鼻息平稳,脉搏顺畅,只是睡着了。”
 
    “睡了?他几天不睡都没关系,怎么会……”
 
    “他看起来身体很虚弱,不知道刚才他做了什么,体力严重透支。现在应该是在睡眠中自我恢复。”舞月落香说道,而后她又对黑豹说:“大黑,你们是从哪里回来的?”
 
    大黑豹对着山顶轻吼一声。
 
    “是在山顶?”
 
    大黑豹微微点头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了,谢谢大黑,这是给你的。”舞月落香拿起一条大鱼,丢给大黑,说,“没事了,你自己玩去吧。”
猜你喜欢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mail:2771795825#qq.com(#替换@)